《乐队的夏天》应该算是我第一个主动寻找的网络综艺。记得当时在爱奇艺追《破冰行动》的抓耳挠腮期,偶然瞥见一个乐队的节目,点进去一看有若干自己听说过没见过的乐队们,于是带着好奇的心态开始,却一发不可收拾。现在回过来看,刚开始的31支乐队,我听过歌的只有反光镜、痛仰、海龟先生三个,其他乐队最多也就是零散几个名字稍微耳熟点。他们这些乐队都能干些什么,唱些什么一无所知。可能恰恰因为带着一种没有目的不知所云的心态看,这个节目才带给我久违的兴奋感与期待感。

  《乐队的夏天》到了决赛阶段,对于乐队们来说,虽还绷着一根弦,不想在最后一哆嗦与第一季的hot5失之交臂,但实际上相比较淘汰的乐队来讲,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展现他们的努力和才华,这种曝光进一步强化或增加乐队的拥护们,这就够了。因此对于谁最终取得一个音乐综艺节目常见的一个名头,我一点也不在意。起码我不会愿意见到刺猬乐队和新裤子乐队没有进入前5。如果《乐队的夏天》是我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一档综艺,那么这两只乐队应该是我在节目中的最爱了。

  刺猬是从第一期听他们的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开始越来越迷,新裤子是到后期听到他们的《生活因你而火热》开始才加关注。我一直想,为什么是他们两个,也许是他们本身和音乐有一些共同的东西。刺猬子健说,那段时间,失恋,乐队濒临解散,生活事业一团糟,写了《火车》,新裤子彭磊说,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老婆孩子压力巨大,有了《生活》。

  节目里有段回忆,彭磊庞宽是发小,在一起长大,一起上学,但都内向成绩不好,不受老师同学喜欢,音乐是他们的出口,是对抗世界的一种方式。刺猬和新裤子的厉害在于,他们把生活的痛苦挣扎毫无保留地扒开给大家看,却并不让人难过颓丧,反而充满力量与希望。在这个维度上,刺猬的《生之响往》和新裤子的《生命因你而火热》简直异曲同工。想来想去,可能一句话描述比较恰当,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生活。这话是罗曼罗兰说的,果然艺术是相通的。

  彭磊说,当你走进社会,你会发现你的理想啊都是慢慢破灭的,完全不同于你十几岁时的想法。你的生活很无聊,但实际上唯一能安慰你的是。不是一个手机,不是一个游戏,而是和你在一起的人。